種子計畫焦點訪談:林致廷教授

文:國際事務處 郭又瑄、吳盈萱

林致廷教授服務於臺大電子所,同時也是現任副國際長,研究方向為奈米電子元件於各領域之應用,例如將生物分子元件應用在流行病的快篩檢測。林教授於2019年獲得國際處重點姊妹校合作計畫經費,藉此與日本筑波大學及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發展更深度的交流,透過訪問姐妹校之實驗室與其交流、提供學生實習機會等不同面向的互動,加倍昇華研究能量,並促成跨國、跨領域的研究計畫。

對於學術及產業的鏈結,林教授認為因為臺灣與美國的整體環境不同,亦帶來相對差異的發展,美國有廣大資金以及市場;臺灣則有豐碩的研發人才,臺灣新創產業要如何借鏡國外的商業模式,並結合兩者優勢,激盪出新的火花,都是值得思考的議題。

最後,林教授表示國際合作是非常必要的發展。除了深化雙方研究技術的交流,更能藉由與國外學者的合作了解國際研究趨勢,並拓展自己的眼界與人脈,進而提升本身的國際聲望。

林致廷老師於國際處受訪

Q:與兩所合作學校的交流狀況為何?

A:目前仍在探索階段,主要加深與兩校的交流,並熟悉彼此的研究項目。我與筑波大學的Prof. Suzuki最初僅在國際會議有過初步交流,但透過實際參訪實驗室,直接考察執行中的研究項目,從而發現Prof. Suzuki所擅長的領域為表面改成,而我主要從事電子元件的研究,未來就可以進一步拓展合作機會。

臺灣惠蓀林場isCEBT會議

而伊利諾大學的Prof. Rashid Bashir研究專長為生醫晶片系統的應用,在系統化的發展有豐富經驗,透過想法、技術的交流,我們預計將技術投入該研究項目,另一方面透過學習他的架構、範圍與研究模式,運用至國內的研究。

當我在架構整個合作計畫的時候,我希望從表面改成到元件,最後推展到系統應用,並以這個框架把三邊研究串聯,希望能促成跨國、跨領域的研究,而國際處的種子計畫就是推動執行的主要動力。

Q:您有提到伊利諾大學與美國產業有發展出很好的鏈結,希望未來有機會帶合作教授參觀臺灣產業。對於與臺灣產業合作,進一步促成學術與產業的鏈結有何想法?

A:我與Prof. Bashir的計畫主要聚焦在生物分子檢測、生物細胞晶片的技術發展,這個領域在本年度的發展良機就是COVID-19,即為流行病的快篩。Prof. Bashir的實驗室長期深耕敗血病的檢測晶片研究,而我們則聚焦於生物分子,比如說Bio-micro的檢測,未來可持續洽談更多合作發展的可能性。

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工學院院長Prof. Bashir

整個計畫中,因為我們做的是元件,對於系統化的商業

模式較為陌生,而Prof. Bashir的實驗室主要發展系統性的技術,比較容易商用化,所以他的許多研究生都出去拓展新創公司,研究成果能快速商業化。透過與Prof. Bashir的交流中,反思為什麼國內的前瞻元件技術無法搭接到產業?各式各樣的研發人才要如何移轉到產業?透過借鏡伊利諾大學的經驗,我們可望在國內架構出新的系統團隊,進一步把技術轉移到產業,著實為非常重要的關鍵。

Q:老師跟筑波大學的合作中,亦有提供學生短期實習的機會。請問規劃學生實習的啟發為何?

A:在研究交流的過程,最重要的是實質交流,而學生才是研究的主體。基於這樣的想法,我希望利用這筆經費讓學生赴對方實驗室參訪,除了昇華國際交流的效益,同學亦可以學習實務面的技術。技術是較難透過文獻學習的部分,例如Prof. Suzuki的表面處理技巧,學生能於實習後進而精進國內的研究技巧。

往後的種子計畫,希望能規劃更長的學生實習機會,然而今年因疫情關係暫緩,但現階段我們也持續在尋求臺日、臺美的共同合作計畫,努力爭取這樣的機會。

Q:老師當初是透過什麼樣的契機,開始思考將自己的研究計畫推展到國際合作,進一步申請國際處的種子計畫?

A:國際合作是非常重要的部分,能在國際打開聲望,才會有更多人認可你的研究。然而我開始在意國際合作這件事情,其實是在沒有升等壓力之後。升等的過程中,因主要考量因素為研究質量、論文發表數量,在那個狀況之下較著重個人表現。但當你沒有升等壓力之後,老師的價值更能展現於國際合作上,包含所參與的國際事務、對社會的貢獻與責任等。那個時候我剛好看到國際處公告此計畫的資訊,由於曾與重點姐妹校的老師在國際會議上交流的經驗,便希望能參與這個計畫,在確定對方的合作意願之後,接著構思可能合作的方向和契機,便一路拓展到今天的合作。然而我個人的建議為,即使尚未升等,在行有餘力下,年輕的教授反而更需注重國際連結。

Q:請問種子計畫經費如何幫助到您的研究?

A:主要是讓我跟合作教授從原本的點頭之交發展為朋友的關係。對於老師而言,此為國際化的重要進展,一旦促成了friendship,未來不管是意見交流、研究支持,都是發展研究的重要契機。

與筑波大學Prof. Suzuki合影

Q:想詢問老師對於國際合作這件事的看法,國際合作分別對於您的研究跟您本身分別帶來了什麼樣效益和收獲?

A:國際合作之於我,是必要且重要的,因為很多經驗並不是閉門造車,或者是透過論文就能獲得。比如說晶片的表面處理,單憑閱讀文獻並無法實際了解,透過實地考察則是最直接的學習。因此國際合作研究,對我個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研究技藝、研究方法上的交流。

再來就是拓展眼界。每位學者各有不同的研究專長,例如與我合作的兩位老師,一位是專注在表面處理,另一位是專注在系統發展。專注在不同的領域,也會有不同的見解與收穫。透過與其他老師的交流,讓我們在執行研究時有更寬廣的眼界,做出更好的選擇。

最後即為對於國際趨勢的掌握程度。不同國家會因政策的差異,而有不同的補助重點,造成各國研究趨勢的移動。當增加國際間的交流,便能進一步掌握該領域未來的研究趨勢,如此一來搭到大浪將可以事半功倍。

與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Prof. Bashir研究室副研究員Dr. Velera合影

Q:最後,請老師給未來希望申請此計畫的老師們一些建議。

A:我個人非常支持種子計畫,因為它讓我深化與國外老師的合作關係,對於未來在國際舞台上的發展,甚至在研究靈感的交流上都非常有利。在親自拜訪對方之後,雙方交流也將更加熱絡,未來「進」可以發展研究合作,「退」可以一起在國際舞台上展現成果,對於未來學術生涯無非是莫大的幫助。

除了自己的研究論文外,其他人是否認可你的研究結果也是很重要的,而國際處給予的種子計畫經費能夠讓各位老師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因此非常鼓勵各位老師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