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計畫焦點訪談:吳嘉文教授

文:陳郁雯、陳書萱

服務於臺大化工系的吳嘉文教授,研究專長為孔洞材料的製備與應用,推動國際合作研究計畫至今已10餘年,合作觸角跨亞洲、美洲、歐洲,不只學術成果豐碩,指導學生論文也獲獎無數。

國際合作的第一步:人脈累積與網絡建立

回顧這段旅程的開始,吳教授特別談到自己跨農學院、工學院、理學院的求學過程以及留日、留美的學術經歷,是他國際合作一個很重要的基礎,透過求學期間累積的人脈,得以連結來自不同國家的學者,建構出一張跨洲的學術網絡,每當有跨國計畫申請案時,很快就能找到適合的合作對象,跨出重要的第一步。

國際合作的第二步:磨合後的穩定發展,學術產出指數成長

確認合作夥伴後,下一步便是建立合作模式,吳教授說,通常都需要1-2年的磨合期,溝通聯繫的過程也需要耐心的等待,逐漸建立互信與工作的默契,渡過磨合期後,就可以往長期穩定的合作去發展,研究的學術產出也會呈指數成長。吳教授也肯定校內國際合作種子計畫(過去為重點姊妹校計畫)的支持,讓國際合作計畫能有前期的投資,讓合作團隊藉以評估發展性與永續的可能,後期更有潛力獲得外部單位(如科技部、歐盟)較高的經費支持。

學術的卓越來自人才培育

綜觀多年國際合作的經驗,吳教授強調人才培育的重要性,並特別指出自己的國合計畫,一定讓學生一起參與,實驗室裡母雞帶小雞的共學模式已行之有年,也鼓勵學生參與接待國外訪賓,一方面有文化上的交流,另一方面也讓外語的學習從理論轉成應用;吳教授也帶著學生出國出席國際研討會,讓他們藉以累積學術發表的實戰經驗以及建立自己的人脈。談到如何跟學生一起創造這麼豐碩的學術成果,吳教授笑著說「把人顧好,成果自然而然就會出來了」。

訪談的最後,吳教授再次強調國際合作的重要性,也鼓勵後進勇敢跨出第一步,尤其在全球化的挑戰下,跨領域、跨文化的交流與合作,對於個人經驗的累積與研究發展是非常有助益的,更長遠的看,吳教授說「國際合作不是就是只有為個人,其實是為了臺大、為了臺灣,一個人強不是強,所以我一定要再拉更多年輕有潛力的學者進來一起做」。

Spotlight Interview - 2020 June - Wu
吳嘉文教授於研究室受訪,拿著手中的模型介紹自己的研究主題

精選

Q:請老師跟我們分享執行國際合作計畫期間比較指標性的工作項目有哪些?

A:早期與日本物質材料研究所的山內博士的合作, 他是我在日本唸書時的學弟, 我們原本就認識, 所以能夠很快地就開始合作,我們合作的模式就是,我一定會帶學生一起加入這個合作的題目,學生才是真正的第一線,不管是在做材料合成,或是應用分析等都需要靠學生 。我們一開始也會約定好,比如說我這邊出一個學生或兩個學生,對方出一個或兩個學生,學生彼此之間也要留下聯絡的方式。很多時候可能因為老師們比較忙,比較沒辦法每個月都來一個meeting,但學生們之間可以隨時地彼此聯絡,他們聯絡管道有Facebook、Instagram等,有自己年輕人的聯繫的管道,那我們雙方團隊的meeting的話,可以約定兩個月一次,等到大家彼此有比較多成果的時候,再來線上的meeting,或者是合作期間有國際會議的時候,可以藉機帶學生參加國際會議,在國際會議會場中約吃飯,再做更深入的討論。有一些初步結果之後我們就會開始規劃這個接下來是要申請合作的專利呢,還是要一起共同發表論文。

Spotlight Interview - 2020 June - Wu
一起參與國際會議發表,也藉機見面討論

Q:推動跨國研究合作期間,老師會建議是大約多少的時間尺度,比較符合可以度過前端磨合期、中後段有成長的空間?

A:我覺得以前端的話可以大概2年,全部的話以5年為一個考量。前2年讓老師們試著去跟對方磨合,那如果磨合得來的話,後續可以再補3年,我覺得第四、五年就可以成長的非常快。四五年他們起來後,其實後面還有很多大計畫可以去申請,科技部雙邊計畫、歐盟的計畫其實都可以再去往下申請,所以很多我的國際合作,其實都是早期以種子計畫,後續我們自己又再申請別的計畫的支持。

剛剛談到的人才培育就是比較long term的,很難在一年兩年就看到成效,我們當然也可以說這個計畫有多少學生來參與。我們講KPI好了,那就是論文的產出,這個就是要靠長期的合作,比如說同一個團隊,那一開始都會有磨合期,一開始可能慢,一年可能不到一篇,但後面我們合作第三第四年的時候,每年可能都是五六篇的產出,所以我建議,未來可以考慮long term的這種合作模式,不要只有點過個水而已。

Q:種子計畫的補助為老師的研究計畫帶來哪些助益?其中最具效益的是哪個方面?

A:我覺得就是可以出去比較久, 比如說出去參訪,就是一個月以上的,順便帶著學生去,我覺得這個對學生的幫助非常大。幾年下來,我發覺這個的成效最好。學生回來以後,也會持續保持聯絡,學生真的去融入他們的生活,然後,有些本來要去工作的,會願意繼續留下來做學術研究。與其給實驗業務費等,我覺得給這種長期的移地研究費,真的比較有幫助。早期科技部都是補助國際會議的,我覺得學校的種子計畫在移地研究是幫助最大的。

Q:給想要發展國際合作,卻不知如何起步的後進的建議/鼓勵

A:我自己觀察的結果是,年輕老師們其實都願意做國際合作,但是很多的雜事影響了他們沒辦法出去做交流,剛開始新老師課業、教課壓力也大,實驗室又在起步中。我覺得一開始我會建議他們是先從在臺灣的國際會議上去認識外國學者。我建議年輕老師去認識年輕的。資深的老師很有名,所以很多人都遞名片給他,所以他可能也不記得你的名片是哪一個人, 另外, 認識年輕老師未來合作交流的時間才會長久。最後我也建議與其我們出國參加很多國際會議,不如把對方邀請來臺灣, 在台灣辦個小型研討會等等, 都會非常有幫助。

Q:有關國際合作,對未來展望與期許?接下來幾年的目標?

A:我其實一直以來,覺得國際合作不是只有為我,而是為了臺灣,我其實很多時候都是想要幫助臺灣。我一直想法就是,一個人強不是強,要全部的人強臺灣才會強,當然就是目標先臺大強。所以我會覺得,未來國際合作的目標,應該要拉一些新的年輕教授來,也要拉一些有潛力的博士後、博士生進來, 我覺得以長期來說這樣做才會更有效益,而且我覺得年輕人未來可以合作的時間更長,可以有30、40年的時間,所以我覺得栽培年輕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Spotlight Interview - 2020 June - Wu
一個人強不是強,臺大要強要拉更多年輕後輩一起進來